约翰·班扬 (John Bunyan) :《丰盛的恩典》(2014)

ChineseCS
ChineseCS
ChineseCS
1465
文章
7
评论
2014年11月8日08:01:48 评论 3,349 5808字阅读19分21秒

出版社: 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有限公司; 第1版 (2014年10月1日)
外文书名: Grace Abounding to the Chief of Sinners
丛书名: 基督教经典译丛
平装: 288页
语种: 简体中文
开本: 16
ISBN: 9787108050809

编辑推荐

《丰盛的恩典》是17世纪英国著名作家、传道人约翰·班扬所写的第一本书,著作于狱中。这是他属灵的自传,特别描述到他的信仰历程、早年的内心冲突、背叛神、可怕的罪恶感、从圣经中所得到的光照、以及蒙如传道等。这是一本挣扎、逼迫与信心的记录,为世人留下一个不可磨来的

作者简介

作者:(英)约翰·班扬 译者:苏欲晓
约翰·班扬(1628—1688)和莎士比亚齐名,他们同属英国文艺复兴后期的作家。许多文学史家将班扬和莎士比亚、弥尔顿相提并论,把《天路历程》与但丁的《神曲》、奥古斯丁的《忏悔录》并列为世界三大宗教题材文学杰作,班扬也被公认为英国通俗文学的鼻祖。

目录

天路客心灵的困境与释放(中译本导言)
出版者前言
作者自序
一、罪魁蒙恩记
简述作者如何蒙召从事圣工
简述作者的囚徒生活
结束语
二、适时的劝勉:给受苦之人的忠告
三、得救是本乎恩:有关上帝恩典的讲论
译后记

序言

献给那些上帝算为配得靠他话语的服侍,因信得蒙重生之人。
孩子们,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,阿们。我从你们面前被带走,受如此捆绑,以至不能尽上帝托付我向你们当尽的责任,在信心和圣洁上进一步教导你们、造就你们。然而,你们也看见了,我的灵魂对你们属灵和永远的福分怀着父亲般的关怀和惦念。从前,我曾从示尼珥与黑门顶往下观看你们,如今我从有狮子的洞、有豹子的山照样观看你们所有的人(歌4:8),急切地盼望着能看见你们安全抵达那心所愿去的海口(参诗107:30)。
我每逢想念你们,就感谢我们的上帝;即使在旷野,在狮子的利齿之间,我仍因上帝赐与你们的恩典、怜悯,以及你们对我们救主基督的认识而满心喜乐:这一切都是上帝在他丰富的信实和慈爱中赐给你们的。你们饥渴慕义,盼望在他的独生子里面更深认识上帝;你们心存温柔,为罪战兢,在上帝和世人面前行事为人圣洁、自守--这一切都极大地安慰了我。“因为你们就是我们的荣耀、我们的喜乐。”(帖前2:20)
我在这里随信给你们捎去一点蜂蜜,这蜜是我从死狮之内取来的(士14:5-9)。我自己也吃了这蜜,甚觉畅快。(试探最初临到我们的时候,就如同向参孙咆哮的狮子,但倘若我们胜过它,那么,当再看见它的时候,我们就可以在它里面找到一窝蜂蜜。)非利士人不明白我。这是关乎上帝在我自己的灵魂里面所动的工,从最初开始,一直到如今;你们也可以觉察到,我时而跌落下去,时而奋兴起来;因为他击伤,他也用手医治(参伯5:18)。经上记着说:“为父的,必使儿女知道你(上帝)的诚实。”(赛38:19)是的,正是由于这个缘故,我在西奈山上停留了那么长的时间,观看火焰、密云和幽暗(申4:10-11)。好使我在地上所有的日子里,敬畏我的主,并将他奇妙的作为,述说给子孙听(诗78:3-5)。
摩西写了以色列人从埃及到迦南地的历程(民33:1-2),吩咐他们要记念在旷野的这四十年:“你也要记念耶和华你的上帝在旷野引导你这四十年,是要苦炼你、试验你,要知道你心内如何,肯守他的诫命不肯。”(申8:2)这一点,我已经尽力去做了;不仅如此,我还将我的记述付梓出版。这样,倘若上帝虑意,其他人通过阅读他在我身上的工作,也会记念起他为他们自己的灵魂所动的工。
基督徒当常常思想自己灵魂最初蒙恩的景况,这是有益的。“这夜是耶和华的夜,因耶和华领他们出了埃及地,所以当向耶和华谨守,是以色列众人世世代代该谨守的。”(出12:42)大卫说:“我的上帝啊,我的心在我里面忧闷,所以我从约旦地、从黑门岭、从米萨山记念你。”(诗42:6)当他去与迦特巨人战斗的时候,他也记念起自己曾经打死狮子和熊(撒上17:36-37)。
这也是保罗一贯的做法(徒22)。在他生命受试炼的时候(徒24),他总是在审判官面前公开讲述自己悔改归信的经历。他总是会记起自己初次与恩典相遇的那日子、那时辰,因为他看到那正是他的依靠。上帝带领以色列入穿过红海,深入旷野,然而他们必须再次转回红海附近,去记念他们的敌人曾在那里沉于海底;因为,尽管他们之前歌唱赞美他,但“等不多时,他们就忘了他的作为”(诗106:11一13)。
在我讲述的故事中,你们可以看见许多事情,我指的是上帝赐与我的许许多多的恩典。感谢上帝,我可以多多数算他的恩典,因为这恩典大过我的罪,也大过撒但的试探。我可以满怀安慰地记念我恐惧、怀疑、悲伤的日子;这些日子对我来说,就好比手中提着的歌利亚的头(参撒上17:57)。对大卫来说,没有什么事情像歌利亚的刀一样有益,即使这刀仿佛就要刺入他的胸膛;因为,那一幕景象和对这景象的回忆将上帝的救恩显明给他。哦,回想我的大罪、我的大试探和我对永死的极大的恐惧!它们总是带给我鲜活的记忆,让我记念我所蒙受的巨大的帮助,记念从天而来的巨大的扶持,记念上帝对我这样一个可怜的罪魁施与的巨大的恩典。
我亲爱的孩子们,当追想古时之日,上古之年;也当思想你们夜间的歌曲,并扪心自问(诗77:5-12;参伯35:9-11)。是的,你们要谨慎找寻,寻遍内心的每一个角落,因为在那里藏有珍宝,藏有你们第一次、第二次经历的上帝的恩典。我再说,当记住那最初一次临到你们的话,记住你们良心中的惊畏和对死亡与地狱的恐惧;记住你们向着上帝的眼泪和祷告。是的,当记住你们如何在每一道篱笆下苦苦叹息,寻求怜悯。你们心中从未有过可记念的米萨山吗?你们是不是忘了围场、牛奶房、马厩、谷仓等地方,忘了上帝曾在那里造访过你的灵魂?还应当记住上帝的道--正是这道成为上帝让你们寄托希望之所在。倘若你们得罪了光,倘若你们受诱惑说了亵渎的话,倘若你们陷入绝望之中,倘若你们觉得上帝在攻击你们,或者,倘若你们以为天堂在你们眼前隐而不见,当记住,你们父辈的情形也是如此,但主将我从这一切中间解救出来了。
在我讲述的这个故事中,我本可以用更多的篇幅述说自己因罪而遭受的试探和苦难,以及上帝对我的灵魂施与的怜悯、慈爱和善工。我本还可以采用比我现在的讲述方式高雅得多的文体,对所述说的每一件事情都做比目前更多的修饰,但我不敢。上帝在使我信服的时候,没有做任何花样;魔鬼在试探我的时候,也不是在开玩笑;当我跌落,如同陷入无底坑,当地狱的痛苦攫住我,那时,我也不是在玩游戏。因此,在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,我不能耍任何花腔,只能照事情原本的样子,将它们简单、平白地记录下来。喜欢这故事的,让他来领受;不喜欢的,让他写个更好的来。再会!
我亲爱的孩子们,流奶与蜜之地就在这旷野的那一边,愿上帝怜悯你们,使你们不懈怠,好进去得那地。

后记

阅读和翻译班扬的著作是一份福祉,在这无常的世上,它们给人以一份恒常的盼望。
十五年前,受南京译林出版社委托,着手翻译文学史上公认为“经典”的班扬的《天路历程》;当时,一场疾病让自己对死亡所意味的冲击有了第一次切身的体验,不得不承认圣经《希伯来书》对这件事的犀利判断:我们究其实都是“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”。然而,当翻译到《天路历程》第二部末尾有关女基督徒过死亡河的描绘时,“为奴仆”的羁绊悄然卸落:那天国差来的信使、那“用爱磨尖的箭”、那击钹弹琴的此岸的相送、那战车马兵的彼岸的欢迎--死亡竟然可以如此饱含柔爱、欢乐与自由,如此充满新生的盼望!
这个译本中的三部班扬作品在一般文学史中鲜有涉及,其“经典”地位也不如《天路历程》,然而,“盼望”的主题与基调却一以贯之。《罪魁蒙恩记》出版者前言上说:“当你阅读《蒙恩记》的时候,你每前进一步都会禁不住说,这是未来《天路历程》的作者。”如果说《天路历程》为读者提供的是超越灵魂与肉体死亡、直趋天国之城的永生的盼望,现译本的三部作品开启的则是一个心灵蒙难者更为切近此生的盼望:借着信心必定胜过内心的恐惧与绝望、现世的不义与患难。《罪魁蒙恩记》实为《罗马书》七、八章中保罗神学与个体经历的反复写照,那为“立志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”而拘困的哀鸣者最终得以唱出这样盼望的欢歌:“感谢上帝!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。”(罗7:25)《适时的劝勉:给受苦之人的劝告》让人不禁惊叹:人世间居然存在这样一种生命:他们在“为义受逼迫”时可以如此温良、柔顺、谦卑与忍耐,同时又可以如此坚毅、刚强、高贵与喜乐;他们的盼望只在于“一心为善,将自己灵魂交与那信实的造化之主。”为此,他们在最凶猛的威势面前也能洞见其背后的空虚与脆弱,在最残忍的逼迫者面前也能心怀最真诚的悲悯与宽恕。《得救是本乎恩》全篇信息五万多字,只讲论短短这八个字:“你们得救是本乎恩”(弗2:5),而这几乎涵盖了基督信仰的全部核心,也粉碎了“一切宗教均劝人为善”的多数人的错觉与幻想。班扬与保罗一样,既劝导基督的跟随者们“恐惧战兢,作成你们得救的功夫”,同时又在安息与盼望中相信,是三位一体的父、子与圣灵的恩典负责信仰者救恩的方方面面,“你们立志行事,都是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,为要成就他的美意。”(腓2:12-13)。
班扬的信息始于盼望,也终于盼望。作为班扬著作的读者与译者,能与三百多年前的班扬在文字间同行这趟盼望之旅,我满心感恩。
苏欲晓
2013年9月
于厦大海滨楼

文摘

或简述上帝如何在基督里对他卑微的仆人约翰·班扬施以极度的怜悯。
1.在这篇讲述上帝的恩慈如何在我心里动工的故事里,我不妨在开篇先三言两语提一下我的家世和成长经历,这样,上帝给予我的恩惠和丰盛的恩典,或许可以在世人面前更加突出地彰显出来。
2.那么,说到我的出身,许多人都知道,我的祖辈贫寒低贱,微不足道。我父亲的家门属于全地上所有家族中最卑微、最被人瞧不上的那等。就肉身而言,我不能像其他人那样,以名门望族来夸口。尽管如此,赞美至高的上帝,他还是借着这扇门,将我带进这个世界,又借着福音,使我有分于基督里的恩典和生命。
3.虽然我的父母人微望轻,但蒙上帝喜悦的是,他们仍有心将我送进学校,学习读书、写字。我的学业水平和其他穷人家的孩子相仿,只是我得羞愧地承认,我所学得的那一点知识很快就遗忘了,而且几乎忘得一干二净,就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直到上帝临到我的灵魂,开始他恩典的工作,促使我悔改。
4.至于我自己那天然的生命,在没有上帝的那些时日,我在世上的行事为人,确实是随从今世的风俗,顺从“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”(弗2:2),“被魔鬼任意掳去”(提后2:26),却还以为乐事。我的内心和生活充满了各样的不义,到处肆意妄为,恶行昭彰;虽然当时年纪尚小,身心也还稚嫩,但赌咒、发誓、说谎、亵渎上帝的圣名等等这些事情,从孩提时代起,就没有几个人是我的对手。
5.是的,我在这些恶行里面如此营盘坚牢,根深蒂固,它们已成了我的第二天性。后来,我也清醒地思考过,这些实在是冒犯了上帝,以至于在孩提时,他就时常用噩梦和可怖的异象来惊吓我,让我恐惧;因为每当我这日或那日犯了罪,上床睡觉后我就要大受折磨,熟睡之中,总有魔鬼和邪灵前来惊扰;我当时认为,它们费这么大的劲,就是要把我掳去跟从它们,而我却怎么也挣脱不开来。
6.在那些年间,一想起审判日,我也深感痛苦和烦恼。一想起地狱之火可怖的折磨,我便日夜难安。更令我惧怕的是,命中注定我最终要跟恶魔和地狱之子厮守一处,被铰链和镣铐捆锁在永远黑暗的地狱之中,“等候末日的审判”。
7.当时我还是个年仅九、十岁的小孩,这些事就使我的灵魂如此悲伤,即便在与我那些空虚的同伴一起玩乐,沉溺在孩子气的虚浮游戏中时,我的内心仍每每感到十分沮丧和痛苦,但又无法离开我的罪。是的,我甚至对生活和天堂都充满了绝望,不能自拔,于是常常乞望着,要么没有地狱,要么就让我当个魔鬼好了--倘若魔鬼只是为了折磨别人的话。如果一定要下地狱,我宁愿折磨别人,也不要自己受折磨。
8.过了一段时间,这些可怕的梦境倒也离我而去了,我也很快将它们遗忘。我的各种玩乐将那些梦魇的记忆迅速驱赶得烟消云散,仿佛从来没发生过一样。于是,我怀着更大的贪婪,顺着本性的力量,放纵情欲的缰绳,在各样违逆上帝律法的恶行中,享受罪中之乐。就这样,直到我适婚的年龄到来之前,我一直是与我一伙的所有年轻人中,一个不折不扣的罪魁,一个不虔不敬、恶习满盈的人。
9.是的,肉体的贪欲与果子充斥着我这可怜的灵魂,若非上帝奇妙恩典的保守,我不只早已遭受永恒公义的审判而灭亡,甚至在世人的律法面前,我也早已自寻责罚,蒙羞受辱。
10.在这些日子里,宗教思想对我而言是痛苦不堪的。我不仅自己无法容忍这些思想,而且觉得其他任何人也都不该容忍。倘若看到有人在读有关基督徒敬虔操练的书籍,我便如同进了牢狱一般。我对上帝说:“离开我吧!我不愿晓得你的道。”(参伯21:14)那时,我失去了所有正确的思考。对天堂和地狱,我眼不见心不烦。至于得救或受永远的刑罚,我更是漠不关心。主啊!我的生命你原知道,我的道路不能隐瞒(参诗69:5)。
11.然而,我清楚记得,尽管我在罪中恣意寻欢,并以玩伴的卑劣为乐,但只要一看见那些自称仁义的人做了邪恶的事情,我的心就会因此战栗。最明显的是有一次,当我正玩乐在兴头上的时候,突然听见一个据称是虔诚的宗教徒在赌咒发誓,我的内心受到的打击是如此之大,整颗心都因此揪痛不已。
12.然而,上帝并没有彻底离弃我,他依旧伴随在我左右;他现在并不是让我自觉有罪,而是用满有恩慈的方式责打我。有一次,我掉进海边一个小湾中,差点淹死。另一次,我从船上掉进贝德福德河,又蒙上帝的怜悯,保守我活了下来。除此之外还有一次,我和玩伴到野外去,碰到一条蝰蛇正横穿马路,我便抡起手上的棍子,朝它的背打去,将它击昏,又用棍子撬开它的嘴,伸出手指拔它的毒牙。这么一番鲁莽妄为,若非上帝的怜悯,早让我把自己这条命搭上了。
13.我还要满怀感恩地提起一件事。那时,我是一名士兵,和其他人一起被抽选去围攻一个地方。当我正准备出发时,一个同伴要求跟我调换,我答应了,于是他就接替我的位置,前往围城。就在他放哨的时候,头部被一颗滑膛枪子弹击中,就这样阵亡了。
14.正如我所说的,这些都是上帝的责打与怜悯。但这些事件却没有一样使我的灵魂醒悟过来,转向义。于是乎,我继续犯罪,变得越来越悖逆上帝,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得救。
P2-4
继续阅读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